【行業要聞】網紅頻出書:是流量變現還是文學情懷?

作者:佚名?2019年06月11日?來源:中國新聞網

不知不覺中,“網紅”們出書似乎成了當下圖書市場的一個“潮流”。這些作者一般在網上擁有大量粉絲,寫作內容大多與自身經歷有關,或者分享生活態度、情感觀點等等,文字不甚繁雜,書則十分暢銷。

對此,有人說,這是一種文學情懷;也有人說,這是網絡時代的一種“流量變現”。真實情況,究竟是怎樣的?

當“流量”進入出版圈

這類書的出版,其實并不是什么新鮮事。

此前,在網絡上有一對人氣很高的雙胞胎兄弟苑子文、苑子豪,他們雙雙考上北大,其勵志經歷給不少年輕人鼓勵,很快圈了一波粉絲,很快成為網絡上的紅人。

走紅后沒多久,二人出版了“青春勵志小說”《愿我的世界總有你二分之一》。此后,先后推出《我們都一樣,年輕又彷徨》、《穿越人海擁抱你》等幾部作品。簽售會現場,等待簽名的粉絲讀者隊伍往往排出老遠,盛況堪比“追星”。

自媒體的盛行,篇篇“10萬+”的可觀閱讀量,又帶火了一大批“新晉網紅”:知名自媒體人也會出書,不少內容則是源自自己的公眾號,依然會受到讀者追捧。

比如,不久前自媒體人末那大叔作品《我喜歡你,像風走了八千里》出版,新書簽售會人氣頗旺。此前,他在網上走紅,亦擁有相當數量的粉絲。

“這種情況近年來越來越常見。”一名出版社編輯透露,不管是哪一種類型的“網紅”,基本都是粉絲眾多,自帶流量,“書賣得好一點不奇怪”。

“網紅”出書背后的利益

那么,為何總有出版社愿意出“網紅”的書?

李軒(化名)曾在出版社供職多年。他認為,這跟圖書銷售利潤可觀有聯系,也能從網紅書的出版發行做出推算,“現在一般是版稅制,發行量越大作者版稅越多,當然出版方收益也就越多”。

“比如,一位網紅作者擁有三四百萬粉絲,對于他們的書,潛在購買者數量就相當可觀,有的鐵粉不過腦子就買了。”李軒分析,稍微注意一下某些“網紅”圖書作品的腰封,有的會寫上“微博粉絲XX萬”,則主要是“收割”一些邊緣讀者。

據李軒所知,有的出版社編輯的獎勵是定下全年指標,完成基數后的提成比例比較高;組織策劃能力強的,年終提成拿到幾十萬算正常。

“網紅作者的書如果賣得火爆,應該會更高一些。”李軒說,當然也不見得太高,“因為給網紅作者的版稅可能會多不會少,不然簽不下來”。

“非粉絲”讀者們的疑慮

“網紅”們出書的原因,不一而足。但粉絲之外的讀者,卻漸漸對書的內容有了一絲絲疑慮。

苑子文在談到自己某本書的創作初衷時表示,想以此激勵讀者勇敢的面對生活中的困難,努力一起去克服它。

他的作品也確實曾給不少讀者鼓勵。有一名年輕女孩便表示,很喜歡看苑子文的書,而一些“網紅”作者的書內容不錯,讀下來覺得溫暖、治愈,能夠帶來滿滿的正能量。

然而,粉絲之外的讀者卻不容易買賬。一位讀者說,包括苑子文兄弟倆的書在內,自己翻看過好幾本“網紅”出版的作品,質量參差不齊,“有些內容略微雞湯”。

“有時,在一些網紅的書里會放不少寫真式照片,文字內容反倒平平。”這名讀者覺得此舉像是一種敷衍,“也感覺不太像文學作品”。

從離開出版行業后,李軒則早已不再關注“網紅”們的書,“因為覺得實在沒有太深刻的思想可言”。

“網紅”作者出書風,還會刮多久?

“依托網絡贏得廣泛社會影響的,主要是網絡作家和網紅兩類人。”文學評論家白燁已經注意到了“網紅”頻頻出書的現象。他認為,一般說來,“網紅”并不依靠文學寫作賺取名聲,他們出書實際是換一種方式與粉絲互動,也是對自己“偶像”資產的進而開發。

當“網紅”和當作家寫出好書,并非不可兼得。不過,從某些跡象來看,有些“網紅”的書的確不愁銷路,卻難成為經典。記者在北京幾家書店走訪發現,類似圖書在熱鬧一陣后大多會歸于沉寂,能做到“長銷”的,還是一些有深度的經典作品。

“網紅”出書風還會刮多久?對這個問題,李軒也說不好。但他覺得,如果內容缺乏思考,只是靠販賣勵志故事或雞湯來敷衍讀者,并不是長久之計,這種“網紅”作者們出的書,“遲早會失去關注度”。

在白燁看來,出版物屬于文化產品,應該傳播積極有益的內容,傳揚健康向上的精神,“真正有價值的書,應該讓人看了或者思想上有所啟迪,或者情感上得到陶冶、在精神上獲得滋養”。

或許,這是“網紅”作者們出書可以努力的一個方向。

(本文編輯:周賀)


pk10八码滚雪球公式